020-66888888
网络游戏红利未减昆仑万维如何急于转型?
发布时间:2020-05-02 13:21:12    来源 :纵博518-518纵博体育-纵博体育官网

  4月29日,昆仑万维公布了2020年一季报,营收超10亿,同比增长17.28%,归属股东净利润5亿,同比增长33.95%。然而在取得丰收的同时,今年也是昆仑万维加速转型的一年,董事长辞职扶持新项目,科研人员锐减,手握大量现金正着手布局新项目。

  一般而言,只有在行业或公司处于增长乏力或者出现重大变故时才会谋求转型,难道游戏行业红利就快消耗殆尽了?

  从全球市场来看, 依据Newzoo《2019全球游戏市场报告》,去年全球游戏市场规模1521亿美元,增长了9%,其中手机游戏增速仍然保持11.6%的两位数增长。除了规模第一的亚太地区增长为7.6%外,北美、欧洲、非洲、拉丁美洲都是保持着两位数增长。

  国内市场上,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与国际数据公司共同发布《2020年度第一季度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2020年一季度中国游戏产业实际销售收入732.03亿元。其中,移动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553.70亿元,占整体收入比例达到75.64%,行业保持较快增长。

  不仅整个游戏行业的增速没有慢下来,游戏行业的前景也是光明的。因为即将到来的5G时代将给整个游戏行业更换更快的“引擎”,一场“云游戏”盛宴即将上场。“高带宽”、“低时延”、无需下载软件、AR、VR等特点可以带来更好的体验。从2D进入3D,游戏行业面临全面升级,这应该说是行业的一次历史机遇。

  行业增速强劲,与之同在网络游戏的赛道的上市公司也正在大口“吞金”。世纪华通因为子公司在湖北而被迫延期披露年报,但从业绩快报看,其营收增加20%多,归属股东净利润增加近90%;三七互娱2019年营收增加了73.3%,归属股东净利润增加了109.69%;电魂网络2019年营收增加55.39%;冰川网络2019年营收增加41.57%。无论是从比昆仑万维市值更大的世纪华通和三七互娱还是比它小的电魂网络和冰川网络来说,游戏行业仍然是处于高速增长,有“肉”可吃。

  然而此次昆仑万维的年报中,其游戏收入仅占营收的40%左右,营收增长仅1.91%。近两年几乎没有研发新的游戏出来,最好的一款游戏还是2016年自研的《神魔圣域》,产品周期也快到头,目前留下原班人马准备开发《神魔圣域2》,除此之外没有其它项目的动静。如今又大幅削减研发人员,基本上是要走向代理的道路。

  要知道,2016年游戏收入还占据着营收80%的地位,手游的增长也还在20%以上的高增长状态,每年都有多个自研或代理的游戏品种上线年公司游戏业务就被网络社交业务超越了,游戏营收增长速度将降到了12%左右。

  游戏业务从当初的中流砥柱到现在的辅助业务,未来还将进一步被稀释,这个转变的原因恐怕还要从其战略转型说起。

  2019年昆仑万维实现利润12.95亿,同比增长了28.73%,人均创收达到了515万元,这样成绩应该是比较不错的。去年2月增持了信息咨询opera的股份,Opera营收增加了94.4%;2019年一季度陆续出售了趣店全部剩余股权,获得了3.29亿人民币的投资收益;卖出了网红直播如涵的股权获利5581万元。

  从这一系列的操作中可以看出,昆仑万维去年通过投资的手段获利颇丰。并且2020年3月6日董事会通过了全球最大的LGBTQ+社交平台之一Grindr的出售方案,预计产生投资收益31亿人民币。

  截至2019年底,公司每股未分配利润达到3.3162元,按照总股本115719.2(万股)来算,现在公司还有38亿多可用资金。如果再加上卖Grindr即将到来的42亿收入,可用总金额接近80亿。

  “有钱就会变坏”,或许是尝到了投资的甜头,或许是公司加速转型的“需要”,昆仑万维开始更大的布局。2020年4月掌门人周亚辉辞去董事长,要把精力投在其创业项目OPay上,想把OPay打造成非洲最大的电商平台,这是学习阿里巴巴的成长之路。

  新掌门人王立伟则将继续主攻互联网核心业务,投资互联网AI发展。今年3月,昆仑万维与北京华宇天宏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一同发起设立昆仑(北京)互联网智能产业投资基金,目标规模30亿元人民币,每年投资10亿元人民币,聚焦于互联网及人工智能产业链投资。

  其实,昆仑万维的转型并不是突然出现,而是由来已久。早在2016年,上市仅1年昆仑万维就开始转型,陆续入股Opera、闲徕互娱和Grindr平台。2018年公司开启GameArk品牌建设,去年又陆续增资Opera和闲徕互娱等公司。

  虽然转型的动作频频,但从实际效果来看,丢掉游戏这个高速发展赛道的昆仑万维反而拖慢了自己的增收节奏。2017年公司依靠手游《神魔圣域》《无双剑姬》、《艾尔战记》、《师父有妖气》等游戏迅速占领海外市场,业绩还获得明显的提升。

  但随着近两年的“不务正业”转型操作,公司的营收增长速度明显慢了下来。对于转型的原因,公司的说法是:网络游戏监管政策持续趋严并进一步细化,头部游戏公司由于长期的规范化经营,使得游戏行业集中度得到进一步提升。不过“螳螂财经”黄安认为,昆仑万维的转型还有更深的原因。

  第一个方面,游戏行业竞争激烈。每个游戏都有自己的生命周期,公司要想在这个行业发展就需要源源不断的研发新产品。不论是研发还是运营都需要耗费较多精力,做出精准的决策才能获得更大收益。而如果转型到互联网平台,则只要抓住一次大的机遇,开发出(或者收购)相应的平台,那么后期维护的难度就要小很多,或者说更轻松。转型平台也可以拥有更大流量和源源不断的广告收入,如此次年报中广告业务营收增长了177.79%。

  第二个方面,投资的诱惑。近几年昆仑万维多次出手购买股权,曾经在短短一年半时间竟然投资了23次、20家公司。投资也比较顺利,在洋钱罐、映客等项目上轻松获利较大。现在越搞越大,今年一季度出售的Grindr预计获利31亿,管理层尝到甜头。

  和其他上市实体企业转型搞房地产一样,这样只要投钱就能获得大幅资本增值的获利手法简直像鸦片一般有魔力。也不知道公司这样的转型是“预谋已好”还是“临时起意”。2015年昆仑万维的招股说明书上募集的资金用途还是研发新的游戏项目,而拿到钱就成了收购股权了。

  第三个方面,新生事物的吸引。近几年社会发展变化很快,确实出现了很多行业变革性的事物,如网红直播、数字货币、无人驾驶等的出现,这些都是新型的行业,市场增长潜力巨大。无论是社会上的舆论也好,自身所处的互联网公司的敏感度也好,昆仑万维的管理层对这种新型的事物保持了较高的兴趣度。特别是当这种兴趣最后还开出了“成功”的果实,如“网红直播”如涵、互联网金融“趣店”等的投资成功,这些新事物也就显得愈发有魅力。

  一面是高速发展和即将升级的游戏赛道,一面是“轻松”获利的商业模式,昆仑万维似乎在这两者之间没有什么犹豫,坚持转型到底。然而,A股上市公司转型的公司一抓一大把,不论是像昆仑万维这样主动寻求转型还是到了增长乏力期被迫转型,失败的例子都要远远超过成功的案例。“转型”对于公司来说更像是小鹰在悬崖上练习飞翔,这种危险也会给公司的持续发展带来巨大的隐忧。

  从昆仑万维的转型看,原来的游戏业务近年来已经被稀释很多,到2019年年报止,网络游戏营收仅占营业收入的40.76%,已经被社交网络业务的53.32%超越。其研发人员数量在去年出现了超一半的锐减,研发投入金额也开始减少。这意味昆路万维基本上难以再大规模推动网络游戏业务的拓展,后期这一业务仍然将持续下降。虽然还可以代理一些游戏,但核心竞争力已经降低了。而随着今年即将出售的Grindr社交平台,昆仑万维的主营业务收入将被大幅掏空。

  目前昆仑万维之前的四大收入体系基本上只剩下闲徕互娱和信息资讯Opera还有增长点。闲徕互娱是一个棋牌平台,主要是瞄准3~6线城市人群的休闲,目标人群基数还是比较大,但从消费能力来说,还是比较有限的。去年公司进一步增持了Opera的股份,而从其去年94.4%的营收增长和64.7%的净利增长来看,这样的增长或还将延续,有可能成为接下来公司最大的营收增长点。

  然,自今年开始,昆仑万维将从4只稳稳的腿变成2只半,其风险抵抗能力也将大大减弱,一旦其他投资失败或者出现困难,现有的业务可能难以及时顶上。

  一边是其主营业务矩阵的衰弱,而另一边则是投资能力和投资业务的不确定性增加。确实,在过往的许多股权投资案例中,昆仑万维要么是满载而归,要么是打平出局,几乎没什么大的亏损。但我们要知道,过往不代表未来。

  一个“业余散户”发现自己“炒股能力”不错,且这两年在“股市”还赚了钱,于是这个“散户”辞掉工作,卖掉“房产”准备全面进入“股市”。但经济周期是不断轮动的,如果把“炒股”作为主业,失败的概率就大大增加了,而失败后没有主业的支撑,恐怕这样的模式将难以为继。

  目前公司在海外的项目比较多,如重点项目Opera浏览器和周亚辉主攻的OPay非洲电商项目,都具有较大的不确定性。Opera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由于美国在疫情冲击下股市大跌,欧朋的股价已经较年初下跌了43%。

  另外,今年疫情冲击,对经济全球化是一种挑战,地方保护主义抬头,非洲电商虽然在市场容量上是比较够的,但目前非洲整体还是非常贫困,许多国家连饭都吃不饱,电脑和手机等产品缺乏,物流也跟不上,如利比亚等国常年战乱,这些对电商项目的推进都是一个重要考验。

  诚然,作为一个老牌的互联网企业,如果投资只局限于在互联网范围,那么依靠其常年经营的经验和敏感性,在股权投资时不至于太盲目。但如果贸然跨界投资,其风险可能会成倍增加。毕竟相对于专业的股权投资机构来说,人才和专业性等方面还是有较大差距的。

  昆仑万维的转型已然在路上,是对是错我们还未可知。但是它这种主动在行业红利未减的情况下急于转型的操作值得我们深思,是否说一个公司或者一个互联网公司发展到一定阶段就必须转型其它业务呢?这个转型的时间节点又如何来定呢?

  仅代表个人观点,未经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且未核实版权归属,不作为商业用途,如有侵犯,请作者与我们联系。

Copyright © 2019 js代码 版权所有    纵博518-518纵博体育-纵博体育官网